本報記者 姚學文
  通訊員 粟用湘
  6月6日,湖南師範大學南院食堂旁,一個巨大的鋁合金圓桶靜靜地“站”在那裡。知情人告訴記者,那是已退役一年多的電熱水鍋爐。
  南院有體育學院和美術學院的學生4000多人,洗澡是個大問題。以前,學校用的煤鍋爐。煤鍋爐,耗煤多,嚴重污染環境。本世紀初,南院校區後勤服務中心將煤鍋爐換成電鍋爐。
  環境污染問題解決了,新問題接踵而至。“電鍋爐每天耗電400多千瓦時,一個月1萬多千瓦時電,是個‘耗電王’。”水電管理員毛德躍說:“學生們洗澡又不節制,有些人一洗就是半小時,既浪費水,又浪費電。”而且,由於鍋爐負荷所限,每天只能熱10噸水,配備20多個洗澡管位,勉強滿足女同學們的洗澡要求。
  起初,學校對用電限制不嚴,南院後勤中心還沒當回事。“整個後勤系統往往就是一個機械電錶,具體到每個部門、單位,用多用少一個樣。這樣很多人不會去算經濟賬。”學校水電管理服務中心主任李海萍介紹。
  2008年學校將水電改革列為後勤改革的重點,推行精細化表計管理,對機關和學院實行用電指標化,對校內經費自籌單位和校外轉供戶用水用電完全市場化。
  新的管理模式後,南院後勤中心不得不精打細算起來。幾經考慮,2012年5月,中心決定將電鍋爐改為地源熱泵系統。該系統充分利用地下能源:冬天,把地下的熱氣引上來,把冷氣輸下去;夏天,把地下的冷氣引上來,把熱氣輸下去。既節能,又環保。每天可燒70噸水,耗電量僅200千瓦時。洗澡管位增加到100多個,還可以帶動食堂20台空調。有關部門還在每個洗澡位的開關處,安裝了智能ID卡,實行量化控制,每個人洗澡,用多少水出多少錢,很精細。“用水和出錢掛鉤後,學生們洗澡時間大大縮短,用水節約了不少。”毛德躍說。
  美術學院曲湘建老師的工作室里,曲湘建正開著風扇在投入地畫畫。曲湘建說,以前他很喜歡通宵開空調,現在習慣了開風扇。學院院長朱訓德介紹,學校實行用電指標化後,學院每年的用電指標為30餘萬千瓦時。整個學院有幾十間教室,幾十間教師工作室。怎麼辦?學院也只好細化表計管理,把IC卡電錶安裝到每個教師工作室,並細分指標,超指標自己掏錢購買,教室則由院行政辦負責檢查和巡視。辦法很奏效,如今,大家都有了自覺節約意識。能開風扇的,不會開空調。能開一臺空調的,不會再開兩台空調。
  該院有個陶器燒制爐,用來燒制師生們的陶制藝術品。以前用電,也是個“耗電王”,後來改用了液化氣。“液化氣燒制,火大,效果更好,且耗能大大降低。”朱訓德頗有感觸地說。
  6月長沙的天氣,已開始悶熱,走進校黨委書記張國驥的辦公室,裡面既沒有開空調,也沒有開風扇。“我已經習慣瞭如此。”張國驥說,“指標化管理後,不僅每個機關、學院用電有指標,校領導一樣受指標限制”。
  如今,在師大,師生們自覺節水節電,“人離燈熄、人走水關”已司空見慣。而以往,辦公樓和教學樓內,浪費水、電的現象時有發生,人走了,燈卻一直亮著。水龍頭,也常沒人關。談起前後的變化,張國驥說:“這得益於學校近年來推行的水電管理改革”。
  有數據為證,2007年,全校水電凈支出超過2700萬元。近幾年,在學校新建7棟學生宿舍、1個食堂、6棟教學樓,原有樓棟的水電負荷也大大增加的情況下,學校水電費凈支出卻連續四年不升反降。2012年,全校水電凈支出僅1700萬元,與5年前比,減少了1000多萬元。  (原標題:“耗電王” 退役的背後)
創作者介紹

郭富城

uo75uoqpt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