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金陵晚報記者 李凱
  截至昨天,徐師傅的女兒徐蓉已經停課15天了。徐蓉今年16歲,在一所職業高中讀二年級。同樣由於戶口原因,她一度無學可上,後來在學校等部門幫助下,才了結心愿。女兒自小成績優異,讓爸爸倍感欣慰。
  徐蓉的班主任、東南中等專業學校的老師安捷告訴金陵晚報記者,她是個特別堅強、陽光的孩子,“特別孝順、懂事,一直是同學們的榜樣。”雖然學校對她學費和生活費方面有過一些補助,但是力量有限。“我很愧疚不能多幫她一些,感到很難過。”安老師的聲音有些哽咽。
  現在距離期中考試只有幾天了,由於害怕徐蓉功課落下,住在油坊橋的同班一位女同學每天放學後就來到她家給她補課。安老師說,希望徐蓉能快點回到學校上課,不要因苦難退學。
  在建鄴區南苑小區健園8棟旁車棚內,金陵晚報記者見到了徐蓉,她的臉上寫著與同齡人不相符的成熟。眼前的這間車棚只有五六個平方,既是廚房、客廳,又是卧室,擁擠得幾乎容不下腳。“爸爸在家時睡這裡,我就打地鋪睡在地板上。”她笑著告訴記者,平時她每天都早早地騎車從學校回來,路上買好菜,回家後就開火做飯,然後端給爺爺和爸爸。
  因為父親住院治療,她就請假停課,替爸爸照看車輛、照顧爺爺。附近放著幾百輛自行車、電動車,需要她隨時註意每一個進出的人。畢竟年紀小,有一段時間小偷頻繁,4輛電動車被偷走,價值1萬多元,至今還有失主上門討債。停課在家這麼久,徐蓉還沒有見過爸爸,她說,跟爸爸最快樂的時光是兩人一起玩三人“鬥地主”,第三人的紙牌被翻過來蓋在桌上,“媽媽在時,恰好三個人玩”。
  “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學醫。”爸爸生病後,徐蓉漸漸地在心中埋下了夢想,“爸爸最喜歡看《動物世界》,我大學畢業了,想帶他去非洲看一看”。為了鼓勵爸爸戰勝病魔,她自有妙招。“我經常會給爸爸講笑話,逗他開心,而爸爸本來就很外向,有時候還會對我撒嬌。”說到這裡,徐蓉開心地笑了。
  在明基醫院的病床上,正值壯年的徐師傅被病痛折磨得只剩90多斤。由於沒錢買止痛藥,他就靠不停抽煙來緩解疼痛。眼下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兒,他一天回去不了,女兒就一天不能回學校上課。每天105元的住院費對他來說就像天文數字,眼看著這次借來的幾千元錢已經快用完了。如果能早一天做手術,他就能早一天出院見見女兒。
  “女兒太懂事了,她經常鼓勵我說‘爸爸,會好的’,我才堅強活著。”當著記者的面,徐師傅突然開始抹眼淚。
  昨天下午,記者瞭解到最新情況,因為沒有足夠的手術費用,徐師傅已經忍痛出院,回到家中。
  ■相關新聞  (原標題:堅強女兒撐起一個家)
創作者介紹

郭富城

uo75uoqpt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